◈ 

第1章

雖然和陳志遠都那樣了,但胡云梅還是要臉的人。

此時知道是關文化的二叔關德良來了,她依舊有些臉紅,犯了女人羞的病。

「他……這麼大的雨,來幹什麼?」

陳志遠看着她臉上兩抹嬌人的羞紅,不禁心頭還盪了盪。

這個極·品·尤·物般的妖婦啊,果然能讓男人五迷三倒的。

這不,關德良這個常務副市長也成了他舔狗了。

陳志遠看了看監控顯示屏,冷淡的笑了,「穿着雨衣,背着大口袋,手裡提着東西,看樣子好像是給咱送菜來了。」

「啊?

送菜?」

「是的,我看到芹菜和大蔥尖子了。

要不要讓他進來?

反正,也省得我冒雨出去買了嘛,呵呵……」胡云梅到底是女人,心也是有點軟,擺擺手,「算了算了,他有這份心意,還是讓他進門吧!

我吃差不多了,洗漱一下去。」

說完,她便站起身來,忍不住腰上酸軟,撐了一下老腰,哎喲一聲,然後怨念的瞪了陳志遠一眼。

陳志遠居然莫名的受用,笑了,笑容有些邪乎。

胡云梅氣惱道:「笑你個鬼啊,都怪你個王八蛋!」

陳志遠臉色一板,「來外人了,麻煩你記住約法三章!」

「老娘要你教?」

陳志遠看着她那嬌躁的樣子,滿意的點點頭,便接通了門鈴,直接開門。

別墅大門自動開了,關德良馬上帶着東西,吭哧吭哧的進了院子,迅速往大門這邊來了。

陳志遠當然是在門房處接到了他,「喲,關市啊,辛苦了,辛苦了……」關德良微胖高大,小眼神很聚光,此時也累的氣喘吁吁,滿臉泛紅,一腦門的汗。

他把背的大布袋子和手裡提的東西都遞給陳志遠,冷淡道:「拿廚房去吧!

你也被困在家裡了是吧,這都是我讓人弄的無污染的食材,送給雲梅的,便宜你了。」

陳志遠默默的點了點頭,接過了東西,還挺沉的。

正準備送到廚房去呢,關德良定睛一打量他,不禁哂笑起來,「你這臉咋腫了,這是巴掌印啊,讓雲梅打的?」

陳志遠有些尷尬,還沒說話呢,關德良已有些興奮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搖了搖頭,滿口嘲諷的意味:「要想吃軟飯,就得學會挨打呢!

在家老實點,別惹得雲梅老是不高興,她不打你,我也得打你!」

說著,聲音壓得更低,「收拾你這麼個破玩意,你覺得我需要一個小指頭么?」

陳志遠一臉默然,面無表情,拿着東西就先走了。

關德良看着他的表現,極為滿意。

在中州這地界,誰能跟咱老關家叫板?

胡云梅不喜歡的二女婿,老子自然也不喜歡!

不過,身為常務副市長,他就喜歡看這些小角色在他面前,毫無語言能力回應的樣子。

正在那時,胡云梅也洗漱完畢,強忍着身上要散架的感覺,來到一樓大客廳里,故作微笑,來不及開口了。

關德良趕緊滿臉堆着笑容迎了上去,45歲的人,皺紋都挺深了。

「哎呀雲梅啊,你看這鬼天氣,說是要持續72小時,我這不是擔心你家裡沒菜么?

就讓人準備了上等的食材,綠色無污染,有肉有菜的,希望你能喜歡,能幫你家扛過這72小時啊!」

這舔狗那一臉的媚態,滿嘴柔情的樣子,連廚房裡的陳志遠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