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7章

第8章

  陳志遠輕車熟路,知道書記辦公室在五樓盡頭那裡。

  他沒有坐電梯上去,步行上樓梯。

  老丈人生前也喜歡步行上樓,說對身體鍛煉有好處。

  一路上也遇上不少的熟人,打打招呼,表面上一切都是熱情和諧的。

  他下放鎮上這三年里,區委的人員結構變化倒不是太大,以前在這裡的老人們居多。

  不到十分鐘,整個區委大院都知道陳志遠冒雨回區委向楊連華書記報到的事情。

  「哎,區委第一秘終於還是殺回來了,真不容易呀!」

  「呵呵,不容易是不容易啊,可楊師太不好伺候啊!」

  「可不嘛,她從省城空降下來這才一年不到吧,換七個秘書了吧?

我記得有一任秘書,報到見一面就被抹掉了,見面就不過關啊……」  「嗨,看看再說吧!

萬一他真能過關呢?」

  「這可就難說咯……」  「……」  窗外大雨又是一陣緊一陣,越來越大,各個科室內的人下班無望,門都出不了,閑着也是閑着,也就熱烈的閑聊討論着。

  陳志遠熟諳報到的規矩,先拜見了區委辦公室主任黃東,這可是位列區委常委的重量級人物,相當於區委大總管。

  黃東笑眯眯的跟陳志遠打過招呼,叫的都是陳主任了,然後陪着他去見楊連華。

  陳志遠知道黃東這人很圓滑。

老丈人在的時候,他是辦公室副主任。

老丈人意外離開之後,他升職了,據說是關家的功勞。

  跟這種笑面虎打交道,一切須謹慎。

  陳志遠進入楊連華辦公室之後,黃東便在外面等着,後面還有事情要陪他做的。

  楊連華時年41歲,保養得很好,清麗白皙的容貌,齊耳短髮,淡妝下一股淡冷的威嚴。

  她身材保持得也很好,得體的黑色中長裙下,身姿顯的飽滿起伏。

  空氣里一股淡雅的黃桷蘭香氣息,極是好聞。

  這個中年美女區委書記,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的容貌,年輕性感得緊,聽說不少市上的領導總喜歡來南海區調研,還有人想打她的主意呢!

  不過,人們也猜測,她可能是省城某個大佬的情人吧?

要不然怎麼可能力壓關家的人,空降成為南海區一把手?

  陳志遠進去時,她坐在辦公桌後面,稍一起身,便又坐下來,示意陳志遠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談。

  「小陳,外面雨大,你依舊趕到了,不容易。」

  楊連華的聲音磁磁的,又透着些許的冷嚴。

說著,她看了看窗外,大雨此時更傾盆而下。

  「謝謝楊書記,只是來晚了些,讓您久等了,請多擔待。」

  「沒事,來了就好。

你的履歷我看過,下面想和你交流一些問題……」  「好的,請楊書記指教……」  「……」  面對楊連華,陳志遠不卑不亢,應對自如。

  官場上的天賦和領悟力,多年的磨礪,陳志遠的確老道而成熟。

  甚至,他一邊和新領導交流,一邊耳朵里還能聽到一些外面的聲響。

  身體素質超優,記憶力超強,耳聰目明,嗅覺發達,向來是陳志遠的特長。

  他聽得到黃東跟關文化通電話,還是黃東主動打過去的。

  「我的媽呀,這麼大的雨也準時報到了,一點不耽誤?

我這連襟,可真是拼了呀!」

  「呵呵,可不是嗎?

這會兒跟領導在裏面聊着呢,也聊的時間不短了,十來分鐘了。」

  「這情況聞所未聞啊!

擱以前,有哪個秘書在楊師太辦公室呆過五分鐘的?

難不成我這連襟還能過報到的見面關?」

  「這可說不準。

領導的脾氣,你不是不知道。」

  「好吧老黃,不管怎麼說,你懂的。

就算他過了這一關,你也得想辦法把他狙了,哪來回哪去。」

  「關少放心,不出半個月,陳志遠就得再回東關鎮。」

  「是是是,老黃辦事,我當然放心。

你資歷也熬的差不多了,回頭是得考慮官升一級了……」  「哎呀,關少呀,借您吉言吶……」  「……」  陳志遠聽黃東和關文化聊的火熱,還透着某種默契和許諾,他心頭暗自冷笑不已。

想把我斗回東關鎮是吧,那就來呀!

  他和楊連華聊了足有二十多分鐘,顯的很投機,外面雨也是越下越大。

  期間楊連華身體不適,正好大姨媽來了,去了兩次衛生間,就是辦公室里套着的衛生間。

  最後,陳志遠完成了報到這一關,順利出門。

  黃東笑眯眯的起身道:「陳主任,還好?」

  陳志遠回笑點頭,「謝謝黃主任關心,還好,您是久等了啊!」

  「職責在身吶!

走吧陳主任,我帶你見見秘書科的同志們,都是你的革命下屬,你也懂的。」

  「嗯,明白,謝謝。」

  「順便,咱們區委辦現在的一些新情況、工作總覽什麼的,還得跟你聊聊啊!」

  「好的,辛苦黃主任了……」  不多時,陳志遠和秘書科自己的同志們見了一面,這些都是將在他的帶領下,專為楊連華服務的秘書組成員,要麼是文字會務工作,要麼是生活聯絡、陪同調研的聯絡員,或者是陳志遠分管的一些邊緣科室的混閑飯的,都是有門有道有關係才進來的。

  這裏面還有不少的老面孔,以前也是陳志遠的下屬,見面之下也是相當親熱。

  黃東讓他們先好好聊一聊,請陳志遠適當的時候才去他辦公室細談工作。

  陳志遠坐在寬敞明亮的豪華辦公室里,屁股下的新沙發舒服透頂。

  東關鎮的常務副鎮長辦公室,和這裡的舒適度是真沒得比啊!

  官升一級,體驗感倍增,不假!

  面對下屬們,他更是倍感舒適。

這個位置曾經也屬於他,緊挨着書記辦公室,只是那時候書記還是他老丈人罷了。

  陳志遠一席簡單率真的開場白之後,便微笑道:「請大家回辦公室忙去吧,趙丹你留下。

關於楊書記的生活保障工作,我有事情和你溝通一下。」

  這一出,愣生生讓大家感覺有些奇怪。

  誰都知道趙丹現在算是區委一枝花了,時年26歲,還單身呢!

  以前陳志遠在這裡工作服務林老書記的時候,她才考進來,對陳志遠特別好,好到芳心暗許的地步。

  這下子有意思了。

陳主任高升回來,第一個單獨聊工作的居然是她?

  哎,這人啊,是真的會變啊,特別是官場中的男人,這就一點不講究嗎?

不是聽說陳志遠那玩意不行嗎?

現在怎麼又……行了?

  單眼皮的美女趙丹,眼睛水靈靈的,看上去純里純氣的,單獨面對陳志遠,芳心還是有些激跳。

  她圓潤明媚的小臉都紅了,「陳秘……哦,陳主任,你叫我有什麼……」  這小聲音有些甜,挺撩男人的心,而且有些顫抖了。

  陳志遠早年也知道她的小情意,但現在卻穩的住,一臉親和的微笑,「趙丹同志,你別激動。

你現在馬上帶上姨媽巾,去楊書記辦公室一趟,她現在很需要這個。」

  「啊?

你……你們……」趙丹的俏臉頓然滿是羞紅,又驚震無比。